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新卫星监视系统可实现飞机实时定位 将大幅改善全球航空环境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唐语晨

奥拉塔伊·查洪死在上班路上。一辆小货车将她从摩托车上撞下来,然后从她身上碾过。货车司机是一名不当班的警察,他喝醉了。

奥拉塔伊来不及进医院就咽了气。肇事的警察生活照旧,工作没受影响,连驾照都没被吊销。

据美国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在泰国,穷人死于交通事故的概率远远高于富人和人脉广泛者。世界卫生组织(WHO)2015年的一份报告显示,泰国人死于道路交通事故的概率高居世界第二,仅次于因战争而“无法无天”的利比亚;暹罗的摩托车事故死亡率排名全球第一。

“从没想过车祸跟我有什么关系,直到我母亲遭遇不测。”奥拉塔伊的女儿朱拉拉特对《纽约时报》说,“我不知道车祸在泰国是这么严重的问题。”

据泰国《曼谷邮报》报道,泰国政府2015年在联合国论坛上誓言,到2020年要将道路交通死亡人数减半。如今期限将至,英国路透社称,泰国仍在全世界道路最危险的十国之列,每年发生2万多起道路交通死亡事故。

自2015年以来,泰国制定了许多法律条款以确保交通安全。然而,政府尚未解决巨大的贫富差距。《纽约时报》指出,这个核心问题使该国道路变得“致命”。

马路上,事故并不鲜见

据日本经济新闻社报道,在瑞士信贷公司2018年调查的40个主要经济体中,泰国被列为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。最富有的1%人口,拥有全国约67%的财富。

与贫困国家不同,泰国修筑道路的速度飞快。富人和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总是开着新轿车,但绝大多数家庭只买得起摩托车,有时还是二手货。法律规定骑摩托车必须戴头盔,高质量的头盔对许多人来说却是奢侈品。

一辆庞大的美国进口越野车与电动摩托车相撞,将摩托车车架撕成碎片。飞到十几米外的塑料外壳、血淋淋的人字拖……各种碎屑散落在柏油路上,令人毛骨悚然。泰国街头,这样的事故现场并不鲜见。

有时,一起摩托车事故会造成多人死亡。《纽约时报》称,泰国大城市之外的公共交通十分有限,摩托车上经常坐着一对成年人,中间或许还挤着一两个孩子。

根据WHO 2018年发布的《全球道路安全状况报告》,在泰国的道路交通死亡案例中,只有12%涉及汽车等轻型车辆的乘客。换言之,死者大多是骑摩托车者和行人。

批评者告诉《纽约时报》,泰国的多数城镇里,合格的人行道寥寥无几,因为有权有势的人不屑于在闷热中步行。即使有人行道,行人往往也被摊贩和摩托车挤到机动车道上去。

富人和穷人丧命于交通事故的几率相差悬殊,原因不只是经济差距。正义的分配也是不公平的。对有钱、有权或“有人”的群体来说,马路上没有规则。他们知道,自己闯红灯、超速都不会受罚,酒驾也不算事儿。

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,2012年,泰国一名年轻男子驾驶法拉利撞倒一名警察后,将他拖行近百米,直至其身亡。酒精测试显示,法拉利司机酩酊大醉。7年过去了,这名司机从未被起诉。

“显然,在泰国的马路上,不是每个人都安全。”WHO意外伤害预防专家伊芙琳·墨菲对《纽约时报》指出,“无论是开汽车、骑摩托车还是走路,无论收入高低,道路必须考虑所有使用者的安全。”

执法不力 富人用钱买“方便”

许多骑摩托车的人不在乎头盔,也不知道它几乎是自己在马路上唯一的防护措施。

“人们知道空气污染是一种威胁,但他们对酒驾和不戴头盔的看法不同。”泰国不酒驾基金会秘书长泰尔京·希里法尼奇告诉《纽约时报》,“我们没能让人们明白,头盔是能救命的东西。”

泰国有官员表示,超速、酒驾和不戴头盔是交通事故致死的主要原因。法律规定骑摩托车必须戴头盔,但交警很少对违反者执行罚款,除非“严格执法”期间需要达到一定的罚款指标。

对于检查站和警报器,人们根本不熟悉,听到交警鸣笛也不靠边停车。“人们不习惯停车,很难说服他们为我们停下。”曼谷大都会警察局副局长吉拉桑特·卡桑吉特告诉《纽约时报》。

哪怕违章被捕,贿赂也能解决大部分问题。《纽约时报》称,人口上千万的曼谷只有3000名交警,他们在酷热、季风性暴雨和令人窒息的汽车尾气中执勤,平均月薪只有600美元。富人用来“行方便”的小钱,对他们而言非常诱人,因此效果卓著。

泰国每年有两个“严格执法”季,分别在1月的公历新年和4月的泰历新年期间。这两段时间内,警告酒驾的宣传活动变得常见,被捕人数急剧上升。但不久后,一切迅速回到原样。

“当你打算执行健康饮食,却一年只吃两次蔬菜,剩下的时间光吃冰激凌时,医生会认为你疯了。”希里法尼奇坦言,“在道路安全方面,我们就是这么干的。”

责任谁来负?各方“踢皮球”

“如果警察不以口头警告了事,而是严格执法,泰国人会不高兴。他们会抱怨,你怎么突然就铁面无私起来了。”卡桑吉特对《纽约时报》说。

官员们将局面归咎于“高抬贵手”文化。这种凡事多加通融、能不计较就不计较的文化,是泰国成为度假胜地的重要原因之一,但在制定道路安全标准时,“高抬贵手”百害无利。

根据WHO的数据,2016年,每10万泰国人中有32.7人死于道路交通事故;美国同期的数字为12.4人;在同为东南亚国家、整体发展水平略低于泰国的印度尼西亚,则是12.2人。

泰国政府的努力并非毫无效果。该国承诺将道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减半后,相关死亡率几乎没有上升。泰国人死于道路交通事故的概率,从全球倒数第二升至倒数第九。

“没有哪个政党把这个问题当作议题,没有哪位领导人愿意做任何事。”希里法尼奇对《纽约时报》说,“他们承诺将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减半,但他们知道这不可能实现。也许他们以为,我们会忘记他们的承诺。”

谁该为此负责?这个问题引发了政客的互相指责。

泰国交通和交通政策与规划办公室是向联合国作出上述承诺的部门,办公室副主任查亚坦·坡莫松告诉《纽约时报》,对那份详细介绍泰国承诺的文件,他并不了解。该文件在网上仅能见到英文版,泰语版似乎从未存在过。

2015年向联合国提交这份文件的官员表示,自己只是代为提交,因为负责此事的同事因故无法参加会议。这名同事叫尤萨尼萨·季凯,她在电邮中回复《纽约时报》称,其办公室“不负责国家层面的道路安全倡议”,建议该报去找泰国内政部的防灾和减灾委员会。然而,后者的总干事查亚博·蒂蒂萨克把“皮球”转回了尤萨尼萨的办公室。“皮球”踢了一个来回之后,两家机构都表示,责任主要在警方。

“最大的因素是执法。”蒂蒂萨克说,“必须让人们意识到,违法将面临严重后果。”

但警方也拒绝担责。

“作为警察,对很多事情我们无能为力。”卡桑吉特说,“我们建不出更多的道路和公共交通设施,控制不了路上的汽车数量。我们没法改变人们的态度,让他们遵守纪律。”

车辆安全进课堂

路透社援引世界银行2018年的评估称,如果泰国成功将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减少一半,到2038年,该国人均GDP有望较2018年增长22%。

近年来泰国的经济形势有所好转,但2014年政变后上台的政府在解决贫富差距方面收效甚微。今年3月,在时隔8年的大选中,许多政党呼吁缩小阶级差距,但雷声大,雨点小。

如今,泰国学校在课程中增加了道路安全教育,在修订车辆安全标准方面也取得了进展。2018年,泰国的道路死亡人数(22491人)较2015年下降了7%。

死亡人数和经济成本可以被衡量,但马路上普遍存在的不平等现象该承担多大的责任,谁也给不出具体数字。

奥拉塔伊死于车祸后,没有司法救济向她的家庭伸出援手,这家人也没请律师对肇事警官提起民事诉讼。

“在泰国,法律不重要。”失去了母亲的朱拉拉特对《纽约时报》说,“像我们这样的人,能改变什么呢?哪怕我们无缘无故地死去,我们的命也一文不值。”

首页 - https://legouyiyuan.com